FC2カウンター

プロフィール

Yasukatsu Matsushima

Author:Yasukatsu Matsushima
1963年琉球石垣島生まれ。石垣島、南大東島、与那国島、沖縄島にて育つ。

その後、東京、グアム、パラオ、沖縄島、静岡、京都、滋賀にて学び、働き、生活する。

著書に『沖縄島嶼経済史―12世紀から現在まで』藤原書店、2002年
『琉球の「自治」』藤原書店、2006年
『島嶼沖縄の内発的発展―経済・社会・文化』(編著)藤原書店、2010年、
『ミクロネシア―小さな島々の自立への挑戦』早稲田大学出版部、2007年
『琉球独立への道』法律文化社、2012年
『琉球独立論ー琉球民族のマニフェスト』バジリコ、2014年
『琉球独立ー御真人の疑問にお答えします』Ryukyu企画、2014年
『琉球独立宣言ー実現可能な5つの方法』講談社文庫、2015年
『民際学の展開ー方法論・人権・地域・環境の視座から』(編著)晃洋書房、2012年
『琉球列島の環境問題ー「復帰」40年・持続可能なシマ社会へ』(編著)高文研、2012年
『3・11以後何が変わらないのか』(共著)岩波書店、2013年
『島嶼経済とコモンズ』(編著)晃洋書房、2015年
Yasukatsu Matsushima

バナーを作成

リンク

カテゴリー

最近の記事

月別アーカイブ

琉球関連の文献

天気予報


-天気予報コム- -FC2-

ブログ内検索

メールフォーム

名前:
メール:
件名:
本文:

“我是琉球的爱国者,不是国粹主义者”——松岛泰胜访谈

中国、広州に拠点をおく雑誌『南風窓』が琉球の歴史、独立を特集しています。私のインタビュー記事も掲載されました。題名は「私は琉球の愛国者であるが、国粋主義者ではない」というものです。中国語が読める方は読んでみてください。同誌の他の記事もインターネットのHPで他の記事も読めるようです。




民族主义本来只是发生纷争的原因之一,却将其说成是主要原因;民族有可能成为去殖民化运动领导者,却将这一抵抗集团形成的可能性排除——这不是只能取悦殖民统治者吗?

作者:特约记者江洛生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3-06-21 浏览:358


  今年5月15日,日本龙谷大学教授松岛泰胜联合发起成立了“琉球民族独立综合研究学会”。本刊特约记者对松岛进行了专访,希望从学理上对琉球独立思想的理论加以深入了解。

  松岛泰胜1963年出生于琉球石垣岛,在那霸念完高中后,前往东京求学,在早稻田大学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他曾任职于日本驻关岛总领事馆、日本驻帕劳共和国大使馆,后来任日本东海大学副教授,现任日本龙谷大学经济学系教授。著述有《走向琉球独立之路》、《琉球的“自治”》、《冲绳岛屿经济史》、《密克罗尼西亚群岛》等。

  

  琉球民族意识的觉醒和发展

  《南风窗》:请问松岛先生的琉球人意识是怎样形成的呢?

  松岛:1972年也就是“琉球复归日本”那年,我正念小学三年级。班主任认为“冲绳既然成为日本的了,就必须说日本语”,学生被禁止说被视为方言的琉球语,如果谁违反了,就被罚在脖子上戴写有“方言札”三字的牌子。这是我本土意识的最初觉醒。现在想想,我依然认为是很屈辱的事。

  听说在日本其他的地方也存在“方言札”这样的事,但与在其他地区推行“普及标准语”不同,在近代以来作为日本殖民地的琉球采用这样的惩罚措施,包含着抹杀琉球民族文化的意图。

  在东京念大学的时候,因为我的皮肤比较黑,日语发音不标准,所以大多日本人和我谈话的时候都会问“你是从哪个国家来的呢”这样的话,是把我视为外国人的。因此,我慢慢地会自问身份问题。其他琉球学生和我有同样的经历,也会经常一起讨论这些话题。

  我的民族意识得以强化的契机是1996年参加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举办原住民工作坊。在这个工作坊讨论的基础上,《关于原住民权利的联合国宣言》这一国际法规2007年发布了。我开始考虑能否基于国际法来保障一个民族的生活方式,通过联合国解决琉球的殖民地问题。

  1997年以来,我在关岛生活了两年,在帕劳共和国生活了一年。帕劳人口不到2万人,但实现了民族独立,民族文化、自然环境得到保护,经济也得以发展。我认为琉球人能从帕劳民族的生存方式中学习到很多东西。此外,关岛和琉球一样存在美军基地,在关岛,查莫罗人通过联合国和活用国际法不断推进去殖民地化的运动。其他的太平洋岛屿也有许多原住民在推进去殖民地化运动。由此,我也不断反思“琉球人应该是做些什么呢”,“现在琉球人的主体性充分发挥出来了吗”等问题,可以说,正是在与其他岛屿的比较中,我的民族意识得以不断强化。

  在日本人的认识和生活中,琉球的美军基地问题是非常小的,很多人只有在想到“疗愈的观光地”时才会意识到这一问题,对琉球人的痛苦和烦恼感同身受的人少得惊人。每天与日本人、日本政府、日本大众媒体打交道,“日本会为琉球努力争取”这样的期待和幻想就会丧失,越来越明确地认识到琉球人必须用自己的头脑来思考,自身不行动什么也不会改变。

  《南风窗》:有人批评说琉球民族主义具有排外性,可能是在琉球的日本人的批评吧,您对此有何看法?

  松岛:民族主义是有排外主义的一面,但排外主义并不全源于民族主义。我在《走向琉球独立之道》一书中曾写道,“我是琉球的爱国者,不是国粹主义者。”国粹主义者认为只有自己国家是优秀的,把其他国家置于自己国家之下来看待。而世界上以与其他民族共生共存为目标的民族是很多的,特别是原住民族,多民族共生共存的案例屡见不鲜。琉球吸收了泛亚-太平洋区域各种各样的文化形成了自身的文化,现在琉球生活不同民族的人们,我认为非排外主义的民族主义在琉球是可能的。

  “民族主义等于纷争、战争、反和平”这样的图式是非常表面化的,是支配一方的理论。新崎盛晖先生经常以前南斯拉夫为例来说民族主义的危险性,但前南斯拉夫与琉球的历史、政治、地理背景全然不同。和平实现民族独立、国家在独立后和平存续的例子在世界上是很多的。

  民族主义本来只是发生纷争的原因之一,却将其说成是主要原因;民族有可能成为去殖民化运动领导者,却将这一抵抗集团形成的可能性排除——这不是只能取悦殖民统治者吗?我认为,今天的琉球应仿效甘地在印度推行的去殖民化运动,推行非暴力主义的民族运动。

  把本民族视为怎样的民族是自由的,也是国际社会认可的。大阪、滋贺、兵库等日本的关西地区,也有致力于将城市建设成在日的朝鲜人、中国人、巴西人、菲律宾人等诸民族共生的地区。相互间承认对方作为民族的存在,可通向和平主义。反之、取消民族的存在则将招致对立与纷争。

  

  琉球有能力自主发展

  《南风窗》:在经济全球化的境况中,如果琉球真的实现独立,如何规划经济政策以求生存呢?

  松岛:我们有必要对至今施行的振兴开发政策做一个反思了。到目前为止都是由日本企业带头进行基础建设,然而日本政府作为开发重点设立的金融特区、IT特区、自由贸易区等几乎都以失败告终。在市场竞争推动下,日本企业不断推进对琉球企业的合并,导致琉球企业破产增加、失业问题难以解决。

  琉球作为一个独立国家存在于东亚、东南亚有500年的历史。从琉球人的世界性意识、琉球人的政治经济能力的增长、经济的全球化、亚洲经济的发展等方面来看,琉球脱离日本的话反而更能拓展其经济发展的可能性。

  由握有经济主导权的日本政府施行的振兴开发,缺少琉球人这个主体的存在和参与。琉球如果独立了,将获得关税、货币、预算等主权,琉球人的就业增加,琉球企业发展将不断推进。冲绳县现在每年缴纳2700亿日元的国税给日本政府,若琉球独立的话这将成为琉球自己可支配的财产。此外,冲绳县的地方税收入大约有1100亿日元。美军基地撤走后,对遗址的利用所能产生的经济效益将是现在的数十倍以上。

  琉球群岛上有人居住的岛屿大约有40个。仅就冲绳县而言,北部、中部、南部的自然环境和经济环境也不同,那霸市的经济政策就不适用于西表岛,每个岛的经济政策都应不同。新的经济政策不应当由中央政府集权决定,而应该由各岛的住民自己决定,形成岛屿联合型国家。

  日本政府将那种高壁垒、排他性的经济圈的经济政策也强加于琉球身上。我曾经生活过的与那国岛与台湾之间仅只有100公里,却被禁止直接贸易。冲绳县曾经两度向日本政府提出国际交流特区的构想,但都被回绝。

  独立后的琉球,将降低壁垒,不仅是在经贸方面,也将努力在文化社会方面成为交流据点,积极发展国际交流。作为岛国,壁垒越低,越是繁荣。

  50万左右的琉球人生活在世界各地。这种人力资源网也是国家建设的巨大资产。琉球认同,应当是超越近代国民国家框架的构造。琉球人不仅限于住在琉球列岛的人们,而是包括与琉球有所关联的所有的人。

  《南风窗》:在目前的国际格局下,您又怎么看琉球的安全保障问题呢?

  松岛:日本自卫队属于日本军队,在冲绳战役中日本军队并没有保卫冲绳人民,而是虐杀他们,并逼迫他们集体自杀。在太平洋诸岛也是同样。由于岛屿被海洋所包围,如果在岛屿上发生战争的话,岛上居民将无处可逃,从而产生巨大的牺牲。另外,现在是导弹战争的时代,强化琉球的军事力量并不能产生威慑力,反而可能使之成为导弹攻击的目标。

  自卫队及美军基地是为了保卫日本人,而不是琉球人。说到琉球的安全保障问题,我们不得不考虑它到底是为谁提供的安全保障这一问题。必须看到,岛上驻军就意味着一旦爆发战争就会成为攻击的对象,而和平时期的日常生活也不断受到军人的干扰。

  我认为,把琉球变为如北欧的奥兰多诸岛那样的非武装中立的岛屿,将有助于维持琉球乃至整个东亚的和平。至于自卫队对琉球社会的渗透,关于在与那国岛上建设基地的问题,居民们的意见并不统一。此外还存在着教科书问题、历史表述问题等等,因此可以说琉球人并不接受作为日本军队的自卫队。

  大部分已实现独立的太平洋诸岛目前已没有军队驻扎,哥斯达黎加也没有。非武装中立并不是一个理想理论,它在现实中是存在的,琉球也可以走这条道路。

  琉球是无法依靠军事力量来保全的。琉球的真正财富是从王国时代积累下来的与东亚、东南亚诸国以及太平洋诸岛的历史、文化、人文联系。我认为,促进琉球与亚太地区的交流,活跃经济投资,扩大航空交通网络,把琉球变成亚洲人相互交流的中心,加强人与人之间的相互信赖才是琉球的有效安全保障。正是由于人与人之间存在不信任才会导致战争的爆发。与其建立基地,不如积极争取联合国亚洲总部、联合国机关、以及国际NGO机关等设在琉球,这更能够维持岛内和平,也能带来更大的经济成效。

  很多日本人都认为琉球要独立,中国将要侵略琉球。来自中国的侵略只不过是关于未来的一个假说而已,但日本侵略琉球、日美对琉球进行殖民统治这一事实却是琉球人需要迫切解决的课题。所谓“中国将要侵略琉球”,不过是日美为了永远延续其对于琉球的殖民支配而造出的威胁言论。

  

  不能寄希望于日本政府

  《南风窗》:那么,琉球实现独立的可行性有多少呢?

  松岛:琉球现在正在进行包括争取独立在内的去殖民地化运动。琉球人从1996年起到现在,每年都会在联合国原住民工作坊、原住民族问题常设论坛、废除种族歧视委员会以及去殖民地化特别委员会等地开展去殖民地化运动。这些努力的结果是,联合国针对市民权利及政治权利的规约委员会于2008年承认了琉球人的原住民族身份。2010年,联合国废除种族歧视委员会认为琉球人为独立的民族,并且视美军基地的强行逼迫为种族歧视行为。联合国劝告日本政府,在致力于使琉球的义务教育采用琉球语的同时,应在监察歧视行为及权利保护方面与琉球进行协商。

  所有殖民地都可以行使受国际法保护的自我决定权,可以通过居民投票来决定政治地位,可以设立独立的政府和议会。世界上许多生活在殖民地的人们,为了摆脱大国的支配与歧视,为了保卫和平、生命、生活以及基本的人权,选择了独立的道路。琉球也正在走向这条道路。

  目前,世界上有独立运动正在开展着。关岛政府去殖民地化委员会将在今后3年以内举行居民投票以决定其新的政治地位。新喀里多尼亚从20世纪70年代起开始兴起独立运动,于2014年之后举行关于独立事宜的居民投票。苏格兰将于2014年举行关于从英国中独立出来问题的居民投票。2012年9月,在西班牙的加泰罗尼亚发生了150万人规模的要求独立的示威游行,该自治州也将举行关于独立与否的居民投票。

  琉球人也可以通过使用受国际法保护的民族所拥有的自我决定权来废除被强加的V-22 飞机及美军基地,以及被压榨的经济和被同化的教育等殖民地统治。琉球独立是琉球人可以实行的一个非常现实的政治战略。

  《南风窗》:关于琉球独立的倡言,琉球的年轻人是什么反应呢?

  松岛:琉球的年轻人现在很矛盾。首先是就业,20到30岁人群的失业率接近30%,他们希望“有可能的话想在岛内就业”。也有很多琉球人就职于冲绳县厅和美军基地,这些地方被认为是“稳定的用人单位”。

  对琉球来说,美军基地是万恶之源,但又面临着为了就业而不得不闭口无言的现实。但是,年轻人走向世界,通过与关岛、夏威夷等地的交流,反对美军基地的人在增加。如果向年轻人展示经济发展的前景展望,他们希望独立的意志将愈加高涨吧。

  “琉球民族独立综合研究学会”的中坚层大多是琉球归属日本后出生的30到40岁的年轻学者,“复归日本”后出生的人群开始支持“独立论”了。

  就像当初的“复归运动”一样,不要寄希望于日本政府。像我这样有海外生活经历的人将逐渐从国际性视野来思考琉球的未来。那些60岁以上一力促成的“回归日本运动”的人们,当初自己到底做了什么呢?他们也开始边反省边讨论独立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新川明さん/持続性ある独立論に喜び | ホーム | 第13回ゆいまーる琉球の自治in石垣島をyou tubeにアップしました >>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BLOG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