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カウンター

プロフィール

Yasukatsu Matsushima

Author:Yasukatsu Matsushima
1963年琉球石垣島生まれ。石垣島、南大東島、与那国島、沖縄島にて育つ。

その後、東京、グアム、パラオ、沖縄島、静岡、京都、滋賀にて学び、働き、生活する。

著書に『沖縄島嶼経済史―12世紀から現在まで』藤原書店、2002年
『琉球の「自治」』藤原書店、2006年
『島嶼沖縄の内発的発展―経済・社会・文化』(編著)藤原書店、2010年、
『ミクロネシア―小さな島々の自立への挑戦』早稲田大学出版部、2007年
『琉球独立への道』法律文化社、2012年
『琉球独立論ー琉球民族のマニフェスト』バジリコ、2014年
『琉球独立ー御真人の疑問にお答えします』Ryukyu企画、2014年
『琉球独立宣言ー実現可能な5つの方法』講談社文庫、2015年
『民際学の展開ー方法論・人権・地域・環境の視座から』(編著)晃洋書房、2012年
『琉球列島の環境問題ー「復帰」40年・持続可能なシマ社会へ』(編著)高文研、2012年
『3・11以後何が変わらないのか』(共著)岩波書店、2013年
『島嶼経済とコモンズ』(編著)晃洋書房、2015年
Yasukatsu Matsushima

バナーを作成

リンク

カテゴリー

最近の記事

月別アーカイブ

琉球関連の文献

天気予報


-天気予報コム- -FC2-

ブログ内検索

メールフォーム

名前:
メール:
件名:
本文:

許金彦:日本不具资格 琉球迄今地位未定

台湾南栄技術学院応用日本語系副教授の許金彦先生が、日本は琉球に対する主権を有せず、琉球に地位は未だに確定していないことを、東アジア史、国際法に基づいて報告されました。





中评社台北7月27日电(记者 李文辉)针对二战前后琉球地位的国际交涉,台湾南荣技术学院应用日语系副教授许金彦指出,琉球地势孤悬东海、宛如玉带迤逦千里,旧称流求或留球。早在三山(北山、中山、南山)割据时期,即已依附明朝、入贡中国(1372年),自兹始定国号称为琉球。迨巴志统一三山(1392年)、接受明朝册封,并赐国王姓氏为尚时起,迄清朝末年(1879年)日本武力并吞琉球为止,中、琉间藉由朝贡与册封所建立的“宗藩关系”历时垂五百余年,中琉关系之渊远流长、唇齿相依,殆可想见。

  由台湾大学政治学系主办、两岸统合学会协办的“波茨坦公告纪念研讨会-琉球地位与东海和平圆桌论坛”,26日上午在台湾大学社会科学院举行。许金彦在会中发表论文:二战前后琉球地位的国际交涉。

  张金彦表示,另一方面,琉球不仅位处中国、日本与南洋三方交会的核心,更且是掌控西太平洋与欧亚大陆往来交通的重要孔道。由于诸多先天的地缘环境使然,琉球的历史发展,一直以来即受到海、陆交错的影响而充满着摇摆更迭的色彩。

  许金彦发表论文纲要如下:

  一、中国对琉球地位的认知与变迁

  琉球自与中国建立宗主国与藩属国的“宗藩关系”后,琉球国王地位与中国郡王同列;正式行文,向中国皇帝用“奏”(上行文),向朝廷各部与福建、浙江诸省则用“咨”(平行文)。在中国言,其外藩地位与内陆各省同班并列、固无差异;就琉球而论,诚如末代国王尚泰于奏请清朝救亡时(1879年),载有“敝国累世相承,上膺册封,久备外藩,自国主以迄臣民,罔非天朝赤子”(见“总署奏琉球官员到京乞援折”等语,可知琉球亦以中国东藩自许,殊无独立自外于中国之本意。唯时逢清末积弱不振、内忧外患踵至之秋,中国尚且自顾不遐,实已无力对琉施救声援;不得已之余,中、日“琉球专约”亦告交涉破局(1880年),继以甲午战败(1895年),中国终究只得座吞琉球沦丧之苦果,以待时变。

  清朝覆亡、民国更替以来,中国迭经内有军阀割据、外有列强侵凌之动荡混乱,影响所及对国际情势的认识与对琉球地位的认知,亦渐显现了两极和分化的趋向。从扫荡军阀、统一全国的蒋介石来看,琉球与同遭日本武力占领的东北三省及台湾澎湖等地有异;琉球是世系外藩,而东北、台澎则是中国领土,地位不同。
 由于中、日紧邻,日本又对琉球势在必得,中国如强索琉球,则中日关系必将永无宁日可言。另一派以行政院长张群、外交部长宋子文为首的官僚体系则强力主张,琉球乃屏障海疆的中国领土,应当归还中国。前者之认知衍伸至“开罗会议”(1943年),为战后由中国收复东北三省及台湾澎湖等地,而琉球且暂置不论;后者则分头诉诸于美国总统罗斯福(1943年)及国民参政会议(1947年),以示中国不忘琉球、寸土必争之决心。由于斯时正值世局动荡、人心未靖之际,以是琉球问题一时之间仍难跳脱胶着难解的困境。

  二、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后琉球地位的国际交涉

  二战初期,美国囿于“重欧轻亚”的传统考量,亟思拉拢中国将日本军事主力牵制在亚洲大陆,以便联合英、法盟邦全力投入欧陆战场,并藉此抒减两面作战的压力,乃积极支持中国扮演安定亚洲局势的重要角色。因此,在与中国领土权益有关的《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1945年)等国际协定的场合,美国多能尊重史实典故,提供有利于中国的主张;尤其是“琉球地位”问题,美国一度倾向于打败日本之后、有意将琉球交还中国,以强化中国在亚洲的影响力。但中国志在东北、台湾及澎湖等地之早期收复,并未对琉球问题多所着墨,连带亦错失解决琉球归属之先机。

  二战结束,日本因战败而向同盟国表示无条件投降,并愿接受《波茨坦公告》有关“日本领土,以本州、四国、九州、北海道的四个大岛,及同盟国共同决定之其他小岛为限”的主张之后,长期以来成为中、日两国历史悬案的“琉球问题”,理应回归被日本并吞之前的状态,而将其划出于日本领土范围以外。而美国基于《开罗宣言》与《波茨坦公告》之约定,原亦不排除将琉球归还中国,或经由托管以领导琉球趋向自决独立的可能性。美国在占领琉球初期,实施不同于占领日本的“异化政策”,便是孕含了此类可能选项的具体佐证。然而,随着美、苏同盟国间冷战加剧,中国分裂与韩战爆发的波及,东北亚周边的国际情势急遽变化,不但打乱了美国原先的布局,就连“琉球问题”也因受到国际现实扭曲的影响,而沦入“地位未定”的窘境。

冷战时期,美国出于战后国际情势急剧变迁的策略考量,转向扶植日本作为其在东北亚对抗共产势力的前哨基地,并陆续透过《旧金山和约》、《美日安保条约》暨《美日返还琉球协定》等手段拉拢日本以维护美国在此一区域的安全与利益;美日串连、私相授受的结果,不但导致琉球再度沦丧于日本,也引发了因国共内战而退守台湾的中华民国首度公开表态的激烈反弹(1953年),并且在美日两国签订《美日返还琉球协定》(1969年)公报发表的同时,对“琉球地位”所遭受的任意践踏与草率决定,持续表达了中华民国“引以为憾”的强烈不满。时至今日(2013年),经笔者亲洽外交部探询我国对“琉球地位”之立场时,业经同部亚东关系协会函覆,亦指明我国政府之立场迄今未变。

结语

  (一)日本并吞琉球或依时效取得琉球主权之主张,因中国对此既曾持续表达强烈抗议,且又未能达成双方协议之处分,则日本之主张即显因国际法理之瑕疵而未臻成立,琉球之地位亦难谓已告确定。换言之,琉球并非日本的领土。

  (二)《波茨坦公告》业已言明,“日本领土,以本州、四国、九州、北海道的四个大岛,及同盟国共同决定之其他小岛为限”,而琉球系属“其他日本以武力或贪欲所攫取之土地”,依《开罗宣言》之宗旨,“亦务将日本驱逐出境”。琉球地位既未经约定程序加以确定之前,则美国、日本罔顾国际公约,擅自交割琉球,即属无权处分之行为,并不具备移转主权之效力;亦即琉球迄今仍是地位未定。

  (三)另,美国诓称日本对琉球有“剩余主权”,以便作为将琉球返还给日本的法理依据;实则琉球的“剩余主权”如不归属中国(战前)即应归属联合国(战后)。但无论何者,如前揭说明,日本都不具备拥有对琉球“剩余主权”之资格。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張啟雄:日本侵併琉球 中國最痛 | ホーム | 張亞中:要公開探討琉球地位問題 >>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BLOG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