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カウンター

プロフィール

Yasukatsu Matsushima

Author:Yasukatsu Matsushima
1963年琉球石垣島生まれ。石垣島、南大東島、与那国島、沖縄島にて育つ。

その後、東京、グアム、パラオ、沖縄島、静岡、京都、滋賀にて学び、働き、生活する。

著書に『沖縄島嶼経済史―12世紀から現在まで』藤原書店、2002年
『琉球の「自治」』藤原書店、2006年
『島嶼沖縄の内発的発展―経済・社会・文化』(編著)藤原書店、2010年、
『ミクロネシア―小さな島々の自立への挑戦』早稲田大学出版部、2007年
『琉球独立への道』法律文化社、2012年
『琉球独立論ー琉球民族のマニフェスト』バジリコ、2014年
『琉球独立ー御真人の疑問にお答えします』Ryukyu企画、2014年
『琉球独立宣言ー実現可能な5つの方法』講談社文庫、2015年
『民際学の展開ー方法論・人権・地域・環境の視座から』(編著)晃洋書房、2012年
『琉球列島の環境問題ー「復帰」40年・持続可能なシマ社会へ』(編著)高文研、2012年
『3・11以後何が変わらないのか』(共著)岩波書店、2013年
『島嶼経済とコモンズ』(編著)晃洋書房、2015年
Yasukatsu Matsushima

バナーを作成

リンク

カテゴリー

最近の記事

月別アーカイブ

琉球関連の文献

天気予報


-天気予報コム- -FC2-

ブログ内検索

メールフォーム

名前:
メール:
件名:
本文:

盛世危言:當忠烈祠變成神社

中華琉球研究学会の石理事長が次のような論考を書いてくださいました。お礼申し上げます。
2015.08.19_盛世危言:當忠烈祠變成神社(《兩岸犇報》no.104,p.10)
盛世危言:當「忠烈祠」變成「神社」
石佳音
(中華琉球研究學會理事長、中國文化大學政治系助理教授)
李扁二朝推動的「去中國化」,實質就是「再殖民化/再皇民化」,使臺灣人民認同昔日的殖民者,並從日本帝國主義的視角看待中國和自己。馬英九雖已在位7
年,但因他的「外省原罪意識」早被李登輝訓練到病入膏肓,患有嚴重的道德殘障,察覺不到這種自輕自賤作法的不當。因此,馬不但延續台獨教改(課綱微調幅度太小、做得太遲,且馬根本無心堅持),也放任在野的綠營不斷炒作反中、仇中意識。去年的 陽花、九合一,以及今年的反課綱微調,就是台獨推動「再殖民化」工程的成果。
由於台灣社會主流已習慣於從日本帝國主義觀點看歷史,抗戰勝利、臺灣光復
70週年竟成了向皇民意識招魂的時機。不但綠營執政的縣市大肆舉辦紀念日本「終戰」
的活動,許多地方還大力修復日據時代殖民統治象徵的神社。例如,台中市長林佳龍宣
布將在年底前將台中神社的「鳥居」修復完成;花蓮縣府修復了玉里神社參拜道,並將
吉安鄉的日本殖民村所立的「吉野拓地開村紀念碑」、「吉野神社鎮座紀念碑」列為古
蹟,設立「史蹟公園」來「教育」民眾;台肥花蓮廠復建廠內神社,號稱全台第一座修
復的「構內社」(機構內設置的神社),開放供民眾參拜,並配合園區整建後的日式房
舍,要讓觀光客「體驗日治時期的氛圍」;在1874年牡丹社事件所在地(亦即日本侵略
臺灣的起點)屏東縣牡丹鄉高士部落,由日本神道教神職人員出資1千萬日圓重建「高
士佛神社」,已於本月11日以神道儀式揭幕,臺灣皇民的代表人物岩里正男(李登輝)
還贈以「為國(大日本帝國?)作見證」賀詞。
數日前,我們與來自琉球的三位學者松島泰勝、石原昌英、照屋みどり去參觀
號稱「日本本土以外保存最完整」的「桃園神社」,卻發現桃園市府正藉口修復「拜
殿」屋頂漏水,從今年4月起將主體建築全部圍起來進行大規模「修繕」。為了保證整
修結果能夠精準復原神社舊貌,據說還要請日本技師參與協助。我們可以預計:當明年
9月完工時,將會看到一座由全新銅片瓦包飾得金光閃閃的日本神社,座落在已經光復
超過70年的臺灣。
然而,這座「桃園神社」的正式名稱仍是「桃園忠烈祠」,原是專門祭祀臺灣
地區抗日英烈(如劉永福、羅福星、余清芳、賴和、翁俊明等)的所在。如今桃園市府
為了把代表抗日的「忠烈祠」整修成代表日本殖民統治的「神社」,暫將這些抗日英烈
(以及後來入祀的台海內戰陣亡者)由正殿移置於當年神社管理人員所居的「社務
所」。如果明年神社修繕落成後,這些臺灣抗日英烈又被移回正殿,就如同日本軍國主
義者將當年在冲繩戰役中被迫集體自殺(或直接被日軍所殺)的琉球人強迫供奉在靖國
神社(連同其他死難者,總數超過55000人)一樣,實際上是對這些死難者的羞辱。然
而,這樣美化殖民、羞辱先烈的行為,竟是由當年被殖民者的後人主動為之,世間荒謬
之事,莫此為甚!
那幾位琉球朋友都是「琉球民族獨立綜合研究學會」的理事,為了堅持琉球民族的尊嚴
而反對日本軍國主義和殖民統治。他們看到台灣人如此諂媚殖民者、羞辱自己以及先
人,都覺得不可思議。當他們得知桃園孔廟就在「桃園神社」旁邊(且同歸桃園市民政
局管理)時,松島教授竟然立即從隨身皮夾裡拿出一張琉球最古老的久米孔廟(始建於
1671年)的平安符(見附圖)。他隨身攜帶孔廟的平安符,說明了他們的目標是琉球獨
立建國,但他們在文化上回歸的方向卻正是標舉「民本」和「天下觀」的中國儒家思
想。相比於臺灣全島氾濫成災的再殖民化媚日醜行,我們突然興起「禮失求諸野」的感
嘆,深覺這幾位「知其不可而為」的琉球朋友才是孔子所稱道的「君子」。
當可敬的琉球人在極力去殖民化時,臺灣的再殖民化早已濁浪滔天。當那霸市
長翁長雄志(現任縣知事)支持修建孔廟、參與祭孔時,臺灣各地卻在復建日本神社。
當琉球人正為抗議日本軍國主義將冲繩戰役死難者強迫入祀靖國神社而提起訴訟時,臺
獨卻正在把祭祀臺灣抗日英烈的忠烈祠修建成日本神社。
歷史將會證明:琉球終究無愧於「守禮之邦」的稱號,台獨終將難逃「認賊作
父」的罵名。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ノルウェーから来た青年 | ホーム | アイルランドと韓国の独立運動 >>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BLOG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