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カウンター

プロフィール

Yasukatsu Matsushima

Author:Yasukatsu Matsushima
1963年琉球石垣島生まれ。石垣島、南大東島、与那国島、沖縄島にて育つ。

その後、東京、グアム、パラオ、沖縄島、静岡、京都、滋賀にて学び、働き、生活する。

著書に『沖縄島嶼経済史―12世紀から現在まで』藤原書店、2002年
『琉球の「自治」』藤原書店、2006年
『島嶼沖縄の内発的発展―経済・社会・文化』(編著)藤原書店、2010年、
『ミクロネシア―小さな島々の自立への挑戦』早稲田大学出版部、2007年
『琉球独立への道』法律文化社、2012年
『琉球独立論ー琉球民族のマニフェスト』バジリコ、2014年
『琉球独立ー御真人の疑問にお答えします』Ryukyu企画、2014年
『琉球独立宣言ー実現可能な5つの方法』講談社文庫、2015年
『民際学の展開ー方法論・人権・地域・環境の視座から』(編著)晃洋書房、2012年
『琉球列島の環境問題ー「復帰」40年・持続可能なシマ社会へ』(編著)高文研、2012年
『3・11以後何が変わらないのか』(共著)岩波書店、2013年
『島嶼経済とコモンズ』(編著)晃洋書房、2015年
Yasukatsu Matsushima

バナーを作成

リンク

カテゴリー

最近の記事

月別アーカイブ

琉球関連の文献

天気予報


-天気予報コム- -FC2-

ブログ内検索

メールフォーム

名前:
メール:
件名:
本文:

琉球悲劇何時了?

台湾で発行されている雑誌『遠望』に掲載された論文です。中華琉球研究学会のメンバーの方が書かれたそうです。
豊見城市議会意見書問題についての記事が掲載されています。同問題に台湾の人々も注目しており、国際問題になりつつあると言えます。



琉球悲劇何時了?
 綿延持續了四百五十多年的美麗和平的琉球王國,不幸地於1879年被日本明治政府滅亡,只因日本要以琉球為軍事據點,侵略中國大陸及臺灣。從此琉球始終是外來軍事強權的「棋子」或「棄子」。直到今天,美、日更透過其同盟及安保條約,將稱霸亞洲的野心繼續建立在琉球人民的痛苦犧牲上。
 據《朝日新聞》報導,今年3月13日駐於冲繩的美國海軍士兵,又在那霸市的酒店強姦了一名女性觀光客。那霸市議會於3月17日針對此事通過了表達抗議並防止再度發生的意見書。與此同時,3月16日那霸地方法院針對戰後第一起琉球人民對日本政府在二戰末期將毀滅性戰火引至琉球所提起的「冲繩戰的國家賠償訴訟」宣告原告敗訴。法庭上鈴木博法官面對40名原告只宣布其敗訴即退庭。79歲的原告團長野里千惠子聽到敗訴,沈痛地說:「司法是無血無淚的嗎?」
 住在那覇市82歲的山城照子,71年前在冲繩島南部的糸滿市遭到美軍艦砲攻擊,失去了祖父母,自身頭部被碎片刺傷,雙腳也受了重傷。她說到今天也常在夢中出現當時的情景,浮現犧牲者的遺體一具具抬到山上的記憶。當時因所居住的祖父房子的水井被日本軍控制占領,日軍命令她若想喝水,就必須搬運遺體,因此她只得順從。
 此外,更有慘絕人寰的「強迫集體自殺」(實際上是日軍強迫琉球平民殺害家人親友,然後自殺),至今倖存者仍不忍回憶。
 要改變琉球人民的悲慘命運,必須全體琉球民族團結一致,才足以抵抗來自美國和日本的剝削壓迫。然而從最近發生的一件事例,卻讓我們對琉球人民的未來憂心。

荒謬請願 否認琉球人是原住民
 2015年9月22日冲繩縣長翁長雄志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發表演講,希望國際能重視冲繩縣目前面臨的美軍基地問題。在演講中的一句「民族自己決定權」(即「民族自決」)說法,卻導致同年12月22日冲繩縣豐見城市議會通過一項決議案,要向聯合國請願撤除承認琉球人為原住民族。這份「第10號意見書案」是由12名議員贊成通過的,但由於意見書內容充斥著謬誤,在審議時即遭到其他議員質疑。更因為此意見書點名批判「琉球民族獨立綜合研究學會」(簡稱「琉獨會」)共同代表松島泰勝先生,不但篡改其名字,也捏造某些事實。因此松島所屬的琉獨會於2016年3月13日召開第六次總會,通過一封給豐見城市議會議長的抗議信。列舉了意見書中六項錯誤,逐一予以反駁:

琉獨會強烈反駁請願書
 一、豐見城市議會意見書中指出:2008年琉獨會松島「康」勝氏接受「市民外交中心」委託向聯合國請願,因此聯合國向日本政府發出冲繩縣民是原住民族且非日本人的勸告文。
 琉獨會反駁:聯合國對日本政府的勸告乃是1996年以來琉球人在聯合國所推動的去殖民地化運動的結果。松島先生曾經於1996年在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原住民工作會議及2011年在聯合國去殖民地化特別委員會,為了琉球的去殖民地化和去軍事化進行演講,不能據此就說他對2008年聯合國的勸告有直接影響。更有甚者,意見書是根據日本地方自治法99條具法律影響力的公文書,竟將「松島泰勝」寫成「松島康勝」,如此重大錯誤是對松島先生本人名譽的毀損,構成侵犯人權問題。

 二、意見書中寫道:「我們冲繩縣民在美軍統治下的時代都維持作為日本人的自覺,強烈希望復歸祖國,1972年5月15日復歸祖國了,而且之後也和其他府縣的國民完全相同,作為日本人持續享受和平幸福。」
 琉獨會反駁:事實上,在美軍統治時期依然存在好幾個追求琉球獨立的政黨或市民團體,也有「反復歸論」的主張。「復歸」之後,在僅占日本總面積0.6%的冲繩縣,將全日本74%的美軍專用基地強迫設置於此;現在又不顧冲繩縣知事、名護市長以及幾乎所有「冲繩縣民」的反對,日本政府還是要強行建設邊野古新美軍基地。因豐見城市議會意見書違反上述事實,琉獨會要求該議會撤回這份在法律上影響極大的意見書。

 三、意見書上說若主張原住民族的權利,日本全國會不把冲繩縣民當日本人,引起歧視問題。
 琉獨會反駁:琉球人主張作為原住民族的權利,便能因國際法而使集團權利受到保障,獲得國際性的支援,從現在的殖民地體制解脫出來,而阻止邊野古新基地建設計劃的可能性也會提高。在日本存在著許多弱勢族群,如在日朝鮮人、被歧視的部落民、愛努民族、在日外國人、性取向的少數群體、殘障者等。2016年1月15日大阪市議會通過「歧視性煽動行為規制條例」;2013年6月13日京都地方法院針對「禁止街頭宣傳等請求事件」的判決,認定對京都朝鮮學校進行歧視性煽動行為的團體是「對人種歧視」,禁止今後的歧視性煽動行為,並要求支付賠償金。可見在日本「本土」也是想創造維護自我認同及作為人的驕傲這樣的社會。意見書上說「成為少數者會導致歧視」,等於助長在日本生活的弱勢族群遭受歧視的風氣,這種說法很有問題。

 四、意見書上說:「我們不可忘記在冲繩戰,賭上性命作為日本人守護祖國日本、故鄉冲繩的先人的心情。」
 琉獨會反駁:冲繩平民被日本軍虐殺、被強迫「集體自殺」、從壕溝被趕出來遭受砲火等被日本軍殺害的事例非常多,這才是冲繩戰役的真相。豐見城村民在冲繩戰役中喪生的約有3600名,等於全村每10人便有4人犧牲。當地著名的琉球王國古蹟真玉橋也在戰爭期間被日軍破壞。但豐見城市議會對冲繩戰役的認識,與大多數「冲繩縣民」落差很大,不能不令人擔心該議會今後對待和平的態度。豐見城市議會用法律上的意見書這種形式,向日本全國發出上述那種戰爭觀,會引起很大誤解,琉球人不能忽視這件事。

 五、意見書上說:冲繩縣民是日本人,絕不是原住民族。
 琉獨會反駁:這種說法是對琉球人受日本國憲法第19條所保障的思想自由、良心自由的侵害。能決定自己民族屬性的只有當事人,必須尊重人的自我認同。根據《國際勞工組織第169號原住民與部落居民公約》(ILO-convention 169)規定,「原住民」是「在被征服、被殖民或劃定現有國家疆界時便已居住在某一地區的人民之後代,並保有他們自己的社會、經濟、文化及政治體制的部分或全部者」。這就是「原住民族」的定義。此一公約在國際上是獲得支持的。意見書的內容從國際上看來有很多問題,是會產生誤解的。

 六、琉獨會並指出:豐見城市議會意見書原本是註明要寄給「聯合國人權理事會、聯合國撤廢人種歧視委員會、聯合國去殖民化特別委員會、聯合國原住民族會議」的,但卻未說明理由即從議會議事錄將此段文字刪除掉了。意見書既然是以取消聯合國的「原住民族勸告」為目的,卻不寄給發出勸告者。如此毫無效果的意見書,卻使用市民的稅金在議會審議表決,這是浪費公帑,並辜負了市民的請託。
 不只琉獨會對豐見城市議會的意見書持反對意見,據今年3月13日《琉球新報》記載,琉球大學波平垣男教授說:「聯合國諸規約中『人民』或『原住民族』的概念確實有許多定義,但最重要的是尊重那些受到外部壓迫的弱勢集團的『自己決定權』,這才是這些法律的主要內容。冲繩縣民在人數上是絕對的少數派,理由是很清楚的:『基地問題』就象徵著他們在國家政策上受到的差別性待遇。」他並強調:戰後冲繩的人們也受到美國或日本這些國家的壓迫。戰後美國駐琉球列島高等弁務官(High Commissioner of the Ryukyu Islands)卡拉威(Paul Wyatt Caraway;1961年2月-1964年7月在任)曾主張過琉球「自治權」,現在在國際法上的「自己決定權」(對冲繩而言,即重要的決定必須反映冲繩人的民意或利益),同樣是要求權利之意。不能不說意見書是無視於那樣的歷史或現實,一昧地迎合權勢站在「事大主義」的一種立場。
 針對意見書上對冲繩戰役或復歸日本的記載,冲繩國際大學石原昌家名譽教授也批判:「這是冒瀆冲繩戰役犧牲者的內容。對於曾針對數千名冲繩戰役體驗者進行口述歷史調查的我而言,這是不可原諒的。」他進一步說:「原大本營參謀、厚生事務官馬淵新治在《冲繩戰中有關冲繩島民的行動之史實資料》中記載了日本軍將冲繩居民視為特務、或視其為賣國賊而逼死等事,他形容這是「皇軍的落魄的下場」。日本政府在1950年代所認識的歷史真相,作為被害者的冲繩這邊的議員竟然不知,未免太過無知了。」
 儘管有基於歷史事實反對意見書內容的聲浪,豐見城市議會仍決定於3月20日成立「實現撤回聯合國原住民族勸告之冲繩縣民之會」,企圖將其謬誤史觀推廣出去。
 在豐見城市議會審議該意見書時,面對趨炎附勢的「事大主義」議員占多數的情況下,持反對意見的瀨長宏議員的一段話可稱擲地有聲:
 「我站在冲繩縣民曾經歷過的歷史這個立場上,這篇意見書中有好幾個地方我不能認同。我們都聽過從祖先開始即經歷過的艱辛苦難。回顧歷史,因為1609年薩摩的侵略攻擊導致冲繩建立的王國的歷史性落幕。但是統一的(琉球)體制仍被承認。遺憾的是接著1879年以軍力將冲繩合併,日本陸軍侵攻首里城,300名軍隊150名警察攻進來,以武力強制合併。當時也有王族的士族向中國或各國大使館請求支援,對此明治政府展開強力鎮壓,這些抵抗的士族被迫遷往各地、中國或夏威夷居住。合併後,遺憾的是1941年那場大戰開始了。於是利用皇民化教育徹底灌輸崇拜天皇的教育,冲繩便作為防衛日本本土的棄石,許多冲繩縣民因此犧牲了。我無法忘記1947年9月天皇發出的聲明。因為天皇聲稱將冲繩給美國監管25年、50年或更久也沒關係。冲繩因此被切割,27年間,在美軍施政下,經歷了極悲慘無權利的狀態。當時有一張相片,令我一直難以忘懷。
 1965年一個孩子被美軍車輛輾殺。照下這張相片『少女轢(輾)殺』的是攝影家嬉野京子,這位女士來過冲繩幾次,拍過冲繩戰役戰場的相片。當她要拍攝車禍現場時,周圍的冲繩縣民制止她說『會被美軍殺掉喔!』『將這種出事現場拍下來會惹大麻煩!』。因此她是在縣民的腋下拍下這張照片的。冲繩就是處在如此無權利狀態。連報導事實都不被允許,造成這種事態的就是那個天皇的聲明。然後1972年5月復歸時,為了方便美軍強奪的土地──不管其正當性如何──作為公用地可以強制使用,便制訂了《冲繩公用地暫定使用法》。因此,當時屋良知事並未出席那場返還的簽字儀式,以其抗拒表示冲繩縣民並不同意,因他們期待的是與日本本土平等的復歸。但復歸後留下的即是依據《美軍地位協定》造成的差別歧視(按:美方在琉球不受當地司法管轄)。縣民在無權利狀態下遭遇各種形式的被害情況。無視於這些事實,如今裝作與(日本)其他縣同樣和平、享受著幸福,抱持這樣錯誤的認識,冲繩問題恐淪於無法獲得解決的後果。我向歷史學習,而且也向前人的戰鬥學習,冒死拼命也要阻止戰爭不再發生。那位島袋文子女士(在去年10月的反基地抗爭中)衝到美軍車輛前面,是因為如果自己犧牲生命,或許就可以阻止建造邊野古美軍基地,這完全是冒死拼命在戰鬥。在這樣的時候,發出這樣內容的意見書,可說是扯翁長知事後腿,並且扯『撤除基地冲繩戰鬥』的後腿,是充當『分裂活動』的行為。身為縣民不能同意這種事,將這種文書送交聯合國,我覺得非常羞恥。」
 然而這位尊重歷史,具有民族尊嚴、鐵骨錚錚的琉球議員,卻寡不敵眾,終究阻擋不了逆流!

各地原住民對琉球的聲援
 今年3月12日,琉獨會在冲繩國際大學舉辦了一場國際研討會,主題是「何謂原住民族的自己決定權」,與會的年輕學者紛紛發表其看法。夏威夷大學博士生知花愛實比較了夏威夷原住民族和冲繩人的共通性及差異性後,主張「與民族性相比,琉球人的權利主體更重要。行使權利的方法有必要慎重地討論」。而就讀琉球大學的博士研究員宜野座綾乃提出「自己決定權的討論中,關於對女性的暴力,女性的自己決定權這些觀點也很重要。」關島政府去殖民化委員會的事務局長則認為關島的原住民族和冲繩人的歷史有很多共通點,他強調「冲繩有豐富的歷史。考慮下一代的未來,期待能勇敢站起來。」關島大學的教授則說:「回想被日本兼併前的自己,只要認識到自己是原住民族,從被美化的兼併歷史中奪回屬於自己的歷史,便能從日本這個障礙物掙脫解放自己」。從上述與會者的各種意見,我們看到了琉球這個苦難的民族,正面臨是否能扭轉其命運的轉捩點。
 自從2015年12月豐見城市議會通過了充滿謬誤、扭曲歷史的意見書之後,琉球人民為爭取獨立自主,擺脫美日宰割的願望,顯得越發艱難。琉球人民正等待著國際間愛好和平的人民為其伸出友誼援手!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様々な人や生き物から学ぶ | ホーム | ゴールデンウィークの生活 >>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BLOG TOP